白海 The White Desert
By:一觉睡到自然醒不过来    +加关注    粉丝:0
所在地:,    
上传时间:06/11/18    最后编辑时间:06/23/18   
   35         0         0         0     

客户:黄宏杰
网址:暂无
创造年份:2018

描述:作品描绘了故事主人公离开不属于他的城市,进入危险的白色沙漠白海冒险,寻找白海尽头的新的国度,途中遇到一个白化少年,与之同行,最后被守护白海的巨大怪兽白海主人吞没,发现了所谓的新国度的故事。The work depicts a story of the hero leaving a city which he is not belonged to, taking adventure in the white desert to seek for a brand new kingdom locates at the end of desert. He travels part of the journey with an albino boy he meets in the desert. They ultimately swallowed by a huge monster, the patrons of the white desert, while instead go to the end of life, they reach the new kingdom.

标签: 绘本  插画  冒险  沙漠 
版权: 禁止任何用途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。


“白海白海,白色的沙海,白海白海,吃人的巨怪。”“千万别靠近白海,会被白海主人一口吞掉的哦。”“嗯嗯,巨大的,巨大的白海主人。”

这城市四面被一望无际的白海包围着,就像是一座孤岛,或者它就是一座孤岛。人们都说白海之外的土地,是富饶的珍宝国度。却也没有人到达过。茫茫的白海漫延着,漫延着,无论怎么望,也望不到头。人们口中的白海主人,是这片白色荒野里的巨兽。谁也没见过他的完整的面目。或者见过的人,都没有回到故土。“千万别靠近白海啊”他们一遍又一遍的忠告着。“所有冒险出海的先者们,都已经有去无回”那些有去无回的先者们,是被北海主人一口吞下了,还是沉溺于富饶的珍宝国度,没有答案。城市与住民,被禁锢在这座温热的岛上,一载一载。

“回来啦小流星。”“哈哈哈哈”我说我是从天上掉下来的,在我小的时候。那可不是梦。他们不怀好意地喊我小流星。行星象征着好运,而流星昭示不幸,它们燃着熊熊的火轰然砸向地面。我总是不与楼道里的孩子为伍。事实上,我总是不与任何人为伍。我不属于这里,我清楚着。我是要离开的。

我回到楼顶的小屋。从我落到这片土地上起,我便与收养我的爷爷住在这栋弃置公共建筑的楼顶。在别人的眼里,我与老人一样孤僻古怪。他过世了。

像往常一样。吃过了晚餐,我爬到天台上用望远镜筒搜寻着白海。白海一如既往的宁静平和。我期望着白海主人的存在。我望不到白海的尽头,却也像人们一样幻想着白海之外的另一片土地。我是要离开的。白海的主人守护着那片土地,古籍上这么写着的。关于白海的记载与传说,我都一一地读遍了。

望远镜筒里找不到白海主人的影子。我期望着他的存在,这样的话,由他守护的土地,也一定存在了吧。

可我已经准备离开了。收养我的爷爷,到过白海,他来来回回,无功而返。他说,白海啊,是走不到头的,却不是荒芜的。尽管如此,却也绝望极了。人们把白海当做怪物,惧而远之,再没有冒险者了。人们在小城里闲适地过着日子,比起白海,却索然无味。

这是我在热岛的最后一天了。白日才缓缓地挂在半空,我便出了门。

关于白海的记载与传说,我都一一读遍了。这是最后一本。

就仿佛结束了一段旅程,我富有仪式感地合上了书,深吸了口气。

白海还漫延着。我离开了图书馆,迈大了步子走回家。正午有些热意,热岛上的城市却总显得冰冷。

望远镜,水壶,背包,衣服,帐篷,小刀,防风镜,指针,雨伞……我一件一件地收拾进我的行囊里,还有爷爷的经验。已经到了离开的时候了。

在缀满繁星的深夜里,背上行囊。我悄无声息地离开了。我用不着悄无声息的离开,只是生怕打搅了沉寂的夜色。

白海一如既往的宁静平和。我一脚踏进了白海松软的沙地里,白海的风带来一丝凉意。我缓缓地离开了热岛的最后一块石板。

热岛城市离我逐渐远去了。“千万别靠近白海啊。”我身在其中。白海的主人与珍宝国度是否存在,我还是没有答案。既然我选择流浪,只好相信远方所在了。

一步一步的,我越走越远,朝着与热岛相背的方向。如果这颗星球是圆的,那么白海的尽头,便是热岛的另一端了吧。

白海总是天朗气清。白海总是泛着凉意。洁白的沙地,迷人的行星,前所未见枯枝败骨与虫石。像爷爷所说的一般,一切都是新鲜的。白海的气息与热岛截然不同。人们在小城里闲适地过着日子,比起白海,却索然无味。

它一点儿都不荒芜。仿佛解开了枷锁,我放开了所有的拘谨,压抑,像珊瑚丛一样随意地生长。

我没有驻足,一日一日,步履不停地前行着。穿越飞鸟。

穿越萤蛾。

在走出层层叠的峭壁后,一个白色的少年连同着白色的沙漠出现在我的面前,在明朗的天幕下漫着天光。他露出惊愕的神情。我也是。

他住在巨大的白色远古骨螺里边。我也在水边扎起帐篷。“我的姨母很糟糕。”他说,“我从家里逃了出来,已经好几个月了。”“不知道我的父母哪去了,或者不在了吧,我的姨母很糟糕。”“我出生便是白色,”“小孩子喊我白海的怪物,于是,就好像大家都觉得我是白海的怪物一样。”“我逃离了热岛,头也不回地,我可是白海的怪物呢,没有什么可以害怕的。”“我从白海里来,好啦,现在我回到白海里了。”“我活得还不错,我很自由,不被打扰。”“我小的时候,从天上掉落到这片土地,没有人相信。”“我被戏谑,我总是孤僻,我也不再多说些什么。”“我离开了热岛,想到白海尽头的土地去。”“老实讲,我不确定它是否存在。”“我不喜欢热岛,我也不属于热岛。”“总之我是要离开的,不管前面是什么。”他不相信我的故事。他只是一个失望的沮丧的少年。他也不相信白海主人,不相信白海有尽头。那只是传说而已。他在白海这么久也无事发生。

不过我还是邀请他同行。他很愉快地答应了。我从这一天起有了同伴,在广阔无垠的白海里一往无前。

白海一如既往的宁静平和。白海的主人,始终没有出现过。又不知道过了多少日,斗转星移。白海总是望不到尽头。

沙漠,沙漠。四下皆是沙漠。我开始思索为了一个不确定存在性的目标而行走算不算盲目。白海啊,是走不到头的,却不是荒芜的。尽管如此,却也绝望极了。

这一天白海反常地卷起了沙尘,吞天沃日。它从远处奔腾着赶来。

我们意识到危险,撒开腿拼命地往前跑。那沙尘不一会儿到了脚后跟,同时伴着沙流。

我们一下子半身被埋进了沙地里,不能自拔。我转头一看,从团团尘雾里,隐现出一团巨大的黑影。白海主人。我下意识地反应道。

那是一张大嘴。只瞧见一张大嘴,顷刻间,把我们吞没了。

眼前顿时一片漆黑。

我只感到不住地下坠,下坠。磕磕碰碰地下坠。像落入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被身旁的少年摇醒,才缓缓地睁开眼睛,和模糊的意识。我感到下坠。“是城市!是城市啊!”他喊着“你小时候,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吧?!”

当然,我还活着。冒险才刚刚开始,新的城市里,并没有珍与宝,也不在人们的幻想之内。在过往从白海落下来的珊瑚,树木,虫石,枯骨,反倒成为稀世珍宝。在新的国度之后,是一座又一座新的国度。这自然都是后话了。

查看 一觉睡到自然醒不过来 的其他展示        +加关注